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想學吉他?打游戲啊!

智能

想學吉他?打游戲啊!

Andrew McMillen2015-07-24 22:00:00

有一款游戲讓你在娛樂之余能夠真的掌握吉他的彈奏技巧。

本文由?Medium 和?Andrew McMillen??權《好奇心日報》發布。? Andrew McMillen?是一位澳大利亞的自由撰稿記者

很長時間以來,我都覺得音樂有種魔力,在我的生活必需品清單里,排在氧氣、食物、水、住處和愛后面的就是它。11 年以來,我一直在通過學習彈吉他,努力想召喚出那種魔力。

但在之前的大多數時間里,我的吉他練習是斷斷續續的,還曾一度止步不前。而當我進入學習平臺期時,我學習的熱情也進入了平臺期。看著一個人拿著一把插在功放上的吉他,又彈又撥地釋放出美麗的噪音,我總是會覺得有一種愉悅感,但除此之外,我似乎注定永遠無法完全掌握這個偶像般的樂器。

但后來我發現了一款電子游戲,它重新點燃了我對吉他的癡迷。它的名字叫《搖滾史密斯》(Rocksmith),是專門設計用來教人們彈吉他的。早先的類似游戲比如《吉他英雄》(Guitar Hero)和《搖滾樂隊》(Rock Band)已經告訴我們,數千萬的人會癡迷于看著簡化了的假樂譜在屏幕上滾下來、彈奏簡化了的假吉他。在打過幾個很難的關卡之后,許多玩家甚至開始吹噓自己的吉他技巧,但在退出游戲的那一刻,他們的吉他技巧也消失了。

游戲開發工作室育碧游戲(Ubisoft)北美地區總裁勞倫特·德托克(Laurent Detoc)痛恨這種實際的音樂才能和虛擬的音樂才能之間的鴻溝。2011 年,他在接受《舊金山商業時報》(San Francisco Business Times)采訪時說:“我只是不能相信人們會把這么多時間浪費在塑料吉他上。”他的公司此前就曾指派設計師去思考,如何讓玩家在彈真吉他時,能和跟一個吉他的塑料復制品死磕一樣有意思。在我看來,他們最后想出來的解決方案簡直是寓教于樂的力量最純粹的代表——所謂寓教于樂,就是利用玩游戲讓實際的學習過程變得更加吸引人。舉個例子:在玩兒《搖滾史密斯》的兩年半時間里,我學會彈的曲子比之前 8 年枯燥乏味的吉他學習學會彈的曲子加起來還要多。

1Alice in Chains?樂隊主音吉他手兼主唱杰瑞·坎特雷爾(Jerry Cantrell)在玩《搖滾史密斯》

我的吉他學習之路和許多十幾歲的搖滾迷一樣。2004 年,作為我 16 歲的生日禮物,父母送給我一把原聲吉他和每周一次的吉他課,我從此開始學彈吉他。我的老師是一個頗有學究氣的、胖胖的中年人,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但在指導的過程中非常講究規范。他告訴我說,無論彈什么音符、和弦手型是什么,我的左手拇指都必須保持指向正上方、抵在指板的后面。這讓我很困惑也很生氣,因為在我看過的音樂視頻里,沒有哪個受歡迎的音樂人會這樣古板地彈吉他,恰恰相反,他們彈奏時都很流暢,像貓一樣輕盈。我想和他們一樣。

學讀樂譜也是一件讓人厭惡的例行動作,當我彈的東西都是一下一個音符的童謠的時候,這種討厭的感覺就尤為強烈。我想學吉他,是因為專業的吉他手看著很酷,彈出來的東西也很酷,但我的吉他老師干巴巴的教學手法卻一點兒也不酷。所以我退學了。

當我在原聲吉他上笨拙地彈奏時,許多我最喜歡的歌(比如 Tool 樂隊、齊柏林飛艇樂隊、Metallica 和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樂隊的歌)聽起來都很單薄而且沒有生氣。最后,我把在 Sizzler 餐廳洗盤子賺的錢攢下來,靠它讓我實現了夢寐以求的技術升級:我買了一把電吉他(一把經典又帥氣的深藍色 Fender Stratocaster)和一個 30 瓦的功放。

和我之前的數百萬吉他手一樣,我開始通過讀網上免費的六線譜彈吉他,六線譜顯示了指板上音符和和弦的位置以及它們的彈奏方法。有一段時間,這種自學讓我的技藝有了很大的提升。我可以在電腦屏幕前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我一邊聽 MP3,一邊在六線譜和指板之間來回掃視,看該如何握指板,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學著。到了周末,我會和吉他彈得更好的朋友們聚在一起,希望在潛移默化中吸收一些他們彈得比我好的地方。因此在那幾年里,我的吉他學得很快樂。

然后我就受挫了。我不知道該怎么提高我的演奏技巧,也失去了動力。我有時會幾個月不碰吉他,甚至幾年都不碰。我的吉他成了家里的裝飾品。

得有點兒不一般的東西才能趕走我的這種逃避情緒。2012 年 8 月,我發現了一盤印著“Rocksmith”的電子游戲光盤,而且還附帶著一根普通吉他線纜。大多數人都沒有聽說過這個游戲——它在全世界也才賣出去幾百萬份,除非你是在店里瀏覽,或者碰巧看到一篇關于它的評論,否則你是不會知道還有這么個游戲的。它的圖像看起來挺不錯,但它的操作方法沒什么讓人眼前一亮的地方。不過我不在乎這個。

為什么呢?因為學彈吉他太他喵的難了。有幾百萬人在學吉他,但堅持下來的沒幾個,也是有原因的。吉他的學習曲線很陡,你會花好幾年的時間學它,可最后聽起來還是彈得很笨拙。用一款設計智能而直觀的游戲來支持和鼓勵這項很難的學習,是電子游戲設計歷史上最不尋常的成就之一。

《搖滾史密斯》背后蘊含的思想很簡單,它改進了《吉他英雄》和《搖滾樂隊》的做法,把真實的電吉他插在了游戲主機上。這種技術上的遠見之所以能實現,都是由于育碧游戲開發的“real tone”線纜。這根線的一頭插在吉他上,用來捕捉樂器的音頻,并把它從模擬信號轉換成數字信號,另一頭則通過 USB 連接把數字信號傳送回《搖滾史密斯》。隨后,《搖滾史密斯》會實時檢測出樂器信號中的音符,并把這些數據顯示成屏幕上的“hit”或者“miss”。

這個軟件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育碧游戲公司的開發的“音符追蹤器(note-trackers)”,布萊恩·麥克庫恩(Brian McCune)就是開發者中的一位。2010 年 11 月,在麥克庫恩到育碧游戲舊金山辦公室上班的第一天,他在《搖滾史密斯》的一個早期版本上一玩兒就是 7 個小時。麥克庫恩后來大大強化了這個游戲,把 real tone 線纜插到了電吉他上的插孔里,并把 Lenny Kravitz 1993 年的熱門單曲《Are You Gonna Go My Way》選進了游戲里——這首歌最主要的吉他部分包括了在琴頸上的一段高速彈奏,這要求彈奏者有極高的推弦技巧。當時,麥克庫恩覺得自己稱得上是一個音樂人,但卻只是個普通的吉他手。“這個家伙把我帶到了另一個高度,”他說,“一切都很不真實。”

他注意到,《搖滾史密斯》的“動態難度”特性會根據直覺給他一串簡單的音符,慢慢地在屏幕上滾下來。當麥克庫恩成功地在音符和和弦出現的時候按出對應的指法時,音符就會變得更快,最終游戲會展示出一首歌的全部指法。“從玩兒它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這個辦法是真的有效,”麥克庫恩說,“這個技術的前景讓我非常激動,因為它讓如此多的人能有辦法實現他們一直以來都想實現、只是找不到合適的途徑的目標。”他在回憶起第一天玩兒《搖滾史密斯》時的情形時說:“這是我的工作嗎?真的假的?太棒了!”

對于他被招進公司要做的那個職位,麥克庫恩把它描述為是為了“詳細分析和改編音樂”。“我們會改編每一個音符以及音樂錄音中任何吉他或者貝司音符之間的細微差別。這是第一步,”他說。“接下來,就是把整個曲子打散成每個樂句的不斷連續。”從效果上看,這相當于每過 5 秒鐘,音符追蹤器就會標記至少一個要求玩家在吉他指板上按出來的音符,如果玩家按對了,更多的音符就會不停地加進來。31 歲的麥克庫恩有一把大胡子,他格外適合這個專門的職位——他此前曾為高中里專門參加比賽的行進樂隊編過曲,另外,作為一個受過專業訓練的打擊樂手、管弦樂手和作曲家,他還曾在美國各地和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里參加過演出。

麥克庫恩和他開發音符追蹤器的團隊會仔細地聽每一首歌,并艱難地把每一個音符和和弦改編進育碧游戲定制的軟件程序里。他們會把歌曲放慢,把每個頻段分隔開來,并從歌曲的現場演出錄像里尋找樂手的指法是怎么按的。“我們同時要聽所有的東西,”他說,“這需要非常一絲不茍的、累人的工作,而且要把音樂的片段放慢,比對其中的細微差別。”

在把所有音符都扒下來以后(這也是最費時的部分),就要去設定每首歌的動態難度級別。“這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自適應學習:我們想確保向玩家推出的音符會讓他們在學習樂句時內心的抵觸情緒最少,”他說,“這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謎語:你必須發現所有信息,然后游戲才會采用一種智能的方法,向你呈現你從來沒有見過的信息。”

《搖滾史密斯》是一個電子游戲,但它的目標是解決一個現實存在的問題。這個過程有一個名字:游戲化(gamification)。這個詞是 2002 年由英國程序員尼克·佩林(Nick Pelling)在推銷他的顧問服務時創造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幫助硬件制造商“把它們的電子設備發展成為娛樂平臺”。但直到 2010 年,隨著游戲機制和回報(game mechanics and rewards)的應用轉向不那么明顯的游戲式背景,這個術語才變得流行起來。

智能手機鍛煉應用《和僵尸一起跑步》(Zombies, Run!)使用了聲音提示的方式,鼓勵了那些不情不愿的跑步者想象自己在被僵尸追趕——這就是游戲化很好的例子。現在超級流行的沙盒探索游戲 Minecraft 也是如此,它幾乎不向新玩家介紹什么重要的游戲規則,而是鼓勵玩家自由思考、自由實驗、自主解決問題、自己去尋求幫助。2012 年,當我在寫關于 Minecraft 在小孩子們中風行的文章時,有一位澳大利亞的家長,他搭了一個私人服務器,和他 11 歲的雙胞胎還有他們的朋友一起在上面玩 Minecraft,而且十分享受這件事。他告訴我說:“這簡直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教育手段啊,只是披了一個電子游戲的外衣。整個東西就像是在搗爛了的土豆里藏了花椰菜一樣。”

這個詞一直以來都引發了很多問題。堅定的游戲玩家和那些在傳統游戲開發行業的人都在譏笑這個概念。“Gamification is bullshit(游戲化就是扯淡),”作家、游戲設計師伊恩·博格斯特(Ian Bogost)在他?2011 年的文章中寫道,他還把游戲化定義為“由咨詢師們發明出來的營銷垃圾,目的是馴服電子游戲這頭讓人垂涎的野獸,讓它去到處是垃圾的、灰色的、沒有希望的宏大業務荒地里生存。”伯格斯特建議用“推銷工具(exploitationware)”來更加準確地描述對游戲化的應用:它就是想讓銷售盡可能地變得簡單。

這種擔心是合理的,但《搖滾史密斯》給人的感覺并不完全是一種推銷。“拿《搖滾史密斯》來說,你玩兒完它,把主機關掉,但你學到的技巧還在,”多倫多一位 31 歲的玩家艾略特·魯德納(Elliott Rudner)說。他也是很受歡迎的《搖滾史密斯》粉絲網站 The Riff Repeater 的運營者。“如果你的游戲存檔被清空,你真的會失去什么嗎?你會丟掉游戲的進度,但你彈吉他的技能還在。”

2《搖滾史密斯》的設計總監保羅·克勞斯

我和在育碧游戲舊金山工作室的麥克庫恩在 Skype 上聊天時,把《搖滾史密斯》的設計總監保羅·克勞斯(Paul Cross)也加了進來,他剛一進來,我就問他怎么看游戲化。他頓了一下,說:“它只是找了個辦法,讓人們參與到它最想做的事情中去。”過了一會兒他又說:“如果換個更好聽的說法,那就是我們把《吉他英雄》做成了一個‘學彈吉他的工具’。”

《搖滾史密斯》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那就是它能在你彈奏的同時,讓你接收到即時的反饋:如果你連續按對了足夠的音符,那這首歌就會變得更難彈,但如果你已經在勉力而為,那游戲也會讓你玩兒得輕松一些,直到你的技巧有所提升(它才會再次提高難度)。在每首歌完成以后,被粉絲們稱為“Rocksmith guy(搖滾史密斯男)”的話外音就會說一句總結本關卡的話,可能是“還可以做得更好哦”,也可能是“你馬上就要成為超級巨星了!”。搖滾史密斯男永遠不會說你彈得太爛了,也不會讓你放棄彈吉他,改去敲三角鐵。這種積極的心理強化是在婉轉地鼓勵你,而當你聽到別人說“干得好”的時候,心里也會得到一些寬慰。

克勞斯說,從最初的版本到最新升級的《搖滾史密斯 2014》,這款游戲總計已經賣出了 300 多萬份,而在 2014 年的玩家中,有大約 70%是新玩家。“憑借著《搖滾史密斯 2014》,”他說,“我們現在更有資格去說‘讓我們來創造偉大的工具吧,我們該怎么做才能讓我們最核心的用戶們——也就是那些只是想學會彈奏歌曲的人們——有更大的自主權呢?’”

我就是它的核心用戶之一:在這些游戲進入我生活以來的兩年半時間里,我很少去嘗試菜單里第一條——‘Learn A Song(學彈一首歌)’——以外的項目。(但值得注意的是,在‘Session Mode[演奏會模式]’里,它會讓玩家即興和一支虛擬樂隊合奏,而在‘Guitarcade[街機吉他]’里,是用來練習特定技巧的小游戲。還有一個‘Multiplayer[多人模式]’,它需要有另外一條 real tone 線纜來和朋友對戰。)

吉他新手也被鼓勵去參加《搖滾史密斯 2014》的 60 日挑戰賽,它要求玩家每天至少花一小時彈吉他,并把他們的進度和網上的玩家分享。在育碧游戲的論壇里、該游戲有 49.8 萬粉絲的 Facebook 主頁上、有 1.16 萬訂閱者的活躍的 subreddit 賬戶上,以及在 Twitch TV 上每周直播的、開發者玩兒新版《搖滾史密斯》的視頻頁面上,這個比賽已經吸引了一大批支持它的人。Reddit 上有一篇頗具代表性的文章叫《12 月開始玩,這是 4 個月之后的成果》,里面有一張電視屏幕的照片,上面顯示了一位玩家在玩兒了 49 次之后,終于把《Bullet For My Valentine》這首歌的得分打到了 100%。另一位 Reddit 網友說:“4 個月的話,你做得很不錯了,要堅持啊!”。

我讓保羅·克勞斯說一個自從做這些歌曲以來他覺得最特別的時刻,他提到了一個日本的 11 歲女孩——奧德麗·志田(Audrey Shida)。“看到這么一個小女孩從還沒有吉他高,到最后取得了如此大的進步,還真是讓人印象非常深刻啊——她能彈非常棒的曲子呢!”保羅說著笑了起來。

3奧德麗·志田和她妹妹凱特

奧德麗和她在美國出生的母親希瑟(Heather)、日本父親一起住在離長崎一小時車程的小鎮上。她從 8 歲起開始玩《搖滾史密斯》,最開始的時候根本不懂音樂。她的父母鼓勵她每天上學前玩兒一個半小時的《搖滾史密斯》,周末會玩兒得更久一點。后來,他們開始用影像記錄她的進步,并把視頻上傳到了 YouTube 上。

2014 年 7 月,奧德麗成為了一個病毒視頻的主角,在視頻里,她把 Slayer 的《War Ensemble》玩兒到了完成度 97%,而她的妹妹凱特則站在她旁邊,精神飽滿地用她快節奏重金屬音樂一般的嘶吼式歌唱為她助興。當時奧德麗只有 10 歲,看著她一邊漫不經心地演奏這首富有技巧的、很難彈的曲子,一邊還偶爾轉過身去笑她那個滑稽的妹妹。男生毫不留情的氣概和女生的歡樂氣息在這個視頻里都有體現,這讓它成了我看過的視頻里最喜歡的一個。

3 月末的時候,我和奧德麗在 Skype 上聊天,她當時正在過小春假,4 月就要上 6 年級了。奧德麗的父親是一個原聲吉他愛好者,他覺得全家人都來玩兒《搖滾史密斯》這個游戲,可能會是個挺有意思的挑戰。“我都有點兒要放棄了,”希瑟笑著說,“我玩兒得太差了,所以就沒好意思再繼續玩。”奧德麗的父親也嘗試了一下,表現稍微好一點。不久之后,他說服了奧德麗去完成論壇上每周的挑戰任務。“做任務很有意思,因為論壇上的人都太好了,”希瑟回憶道,“他們真的讓她覺得每周都嘗試更難的任務是一件好事,并且讓她覺得非常受歡迎。他們本來可能是一群讓人討厭的人,”她說,“但實際上卻不是!”

希瑟解釋說,他們一家住在日本的鄉下。“我們那兒到處都是稻田,一邊是火山,周圍沒什么人,”她說,“這很好,有人就太吵了,又跳又叫不管別人的感受。但這也讓奧德麗學吉他這事兒變得很難。我們不得不開車進城去,單程都要一個小時,而且很可能一周就要去一次……”奧德麗這時插話說:“天哪,那感覺真不好!”她的母親表示贊同。“但在家里,你可以每天都在《搖滾史密斯》上練習,每周還有新歌可以練,”希瑟一邊對著奧德麗笑一邊說,“我的一位朋友有一個在學古典吉他的女兒,那個可太嚴格了:‘這個要一遍一遍地練,不,你還不能學彈曲子呢,必須全部先練這個……’所以看著奧德麗享受地練習她喜歡的曲子還挺好的,而且她是真的從中感受到了樂趣。”

游戲化常常還伴隨著一個關鍵詞:樂趣。它要把一項往往很枯燥、很困難,或者又枯燥又困難的任務做成一個游戲。從許多方面來說,學彈吉他都是游戲化的完美對象,因為它是一項全球流行的愛好,許多人都會學,但卻只有極其少數的人能精通。馬蒂·施瓦茨(Marty Schwartz)了解一些這方面的情況。他在過去 20 年里一直在教吉他,現在則是最有名的網上吉他教練之一。在過去 7 年中,他開設的免費 YouTube 視頻課程的總瀏覽量已經達到了驚人的 4.68 億次,而圍繞著在?guitarjamz.com?網站上的課程,他也已經創立了一家知名的公司。幾年前,育碧游戲接洽了這位住在圣迭哥的音樂人,請他幫助推廣《搖滾史密斯 2014》.他們請他到舊金山,為他做了一次展示。育碧游戲把游戲調到了演奏會模式,并給了他一把吉他,請他選好等級,然后開始和一個虛擬的樂隊合奏。

他喜歡看到的聽到的這個東西,并且馬上看到了它作為一個練習工具的潛質。40 歲的施瓦茨和育碧簽了一個為期一年、價值2 萬美元的合同,用系列視頻來推廣《搖滾史密斯》。推廣合同已經期滿終止了,但他對育碧游戲這一作品的評價依然都是正面的。“如果我想的話,現在就能把這個游戲扔到垃圾桶里去,”他神秘地笑著說,“但我說實話,我覺得它超贊的,它是超級棒的吉他學習工具。”

在營銷過程中,育碧游戲一直都很認真地把這個游戲看作是正式吉他課程的補充,而不是替代品。因此很自然地,他們在和施瓦茨的早期討論中也特意強調了這一立場。“他們不想弄成‘嘿,我們做這個是想取代你——你想推廣它嗎?’”他說,“但作為一名吉他老師,我從來都不會讓人們不去嘗試什么——即使他們去嘗試上別的吉他老師的課也沒關系。如果你還想學弗拉門戈吉他,我教不了,那我會去找一個能教你的。有了《搖滾史密斯》以后,你可以根據你自己的時間設定你自己的節奏,沒人會評判你。它只是很多學習工具中的一種。”

在采訪完克勞斯和麥克庫恩以后,我啟動了《搖滾史密斯 2014》,花了兩個小時學了首新歌、彈了一下以前最喜歡的幾首歌,還在不同曲調和音樂風格的吉他和貝司之間切換了一下。有幾個值得記住的瞬間,一個是吉米·亨德里克斯在《Manic Depression》里的行走式貝司旋律,一個是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在《Bombtrack》里頂呱呱的中間八小節,還有 Muse 樂隊在《Knights Of Cydonia》結尾處強有力的重復旋律、The Smashing Pumpkins 在《Cherub Rock》里雄壯的和弦、Franz Ferdinand 在《Take Me Out》一開始永無休止的彈撥旋律,還有 Deftones 在《My Own Summer (Shove It)》里戛然而止的吉他。

很少能有把教學和娛樂如此不費力氣地無縫連接起來的游戲體驗。它甚至讓我覺得自己并沒有在玩兒游戲,因為它的控制器就是一把吉他,彈起來一點兒都不覺得是在浪費時間。

能在第一屏的菜單里讓玩家有機會通過彈奏真實的樂器來學一首歌的游戲并不多,也沒有太多游戲能讓新手音樂人和已經小有成就的音樂人同時有機會成為真正的吉他英雄——至少成為自家客廳里的吉他英雄。事實上,這樣的游戲只有一個。


翻譯 ? is譯社 葛仲君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霸王龙援彩金 雪缘园世界杯 福州股票配资_杨方配资 贵州快3 股票配资平台 江西快三 河南快3 华盛配资 做股票配资公司需要什么资质 明日五粮液股票行情 竞彩足球比分 山西泳坛夺金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 股票推荐_天牛宝专业 广西快三 财富家配资 模拟炒股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