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你說!你信我,還是信你那不靠譜的手機!”

文化

“你說!你信我,還是信你那不靠譜的手機!”

Mary Pilon2015-07-06 16:29:00

親密關系之間要產生裂痕變得前所未有的容易──手機數據總是能說明一切問題,有時候你根本防不住。

本文由?Medium 和?Mary Pilon?權《好奇心日報》發布。Mary Pilon?是一位《紐約時報》記者,著有《The Monopolists》一書

多少年來,親密愛人間的不忠行為一旦敗露則傷害極大,但致其敗露的跡象卻也非常簡單,且科技含量不高。

羅斯福的傳記作者們認為,1918 年 Eleanor (羅斯福妻子) 在給羅斯福收拾行李箱時發現一小捆 Lucy Mercer 寫給他的熱辣信件即是一例。克林頓的性丑聞也因錄音帶上的對話記錄和萊溫斯基裙子上的污跡而水落石出。據稱,Maria Shriver (施瓦辛格前妻)曾在婚姻咨詢中逼問阿諾德·施瓦辛格是否承認跟家里的女管家育有一位私生子。

現在,離婚案和不忠行為的調查越來越試圖擺脫如此私人化、生活化的色彩。相反,離婚案代理律師們稱,他們重點關注數字物證,涉及可穿戴設備及“Find my iPhone”(“尋找我的 iPhone”)和 mSpy 一類智能手機應用所收集的數據。現代數據收集技術在此領域內的意外“收獲”,使它從一個有關數字隱私權的宏觀的社會議題,轉變成一個有關情感隱私權的切身齟齬,讓人感到奧威爾式的驚愕與失望。

“這是領口上的一抹‘數字’口紅。”英國的一位離婚案代理律師 Sam Hall 如是說。

d這些應用說他們幫助你追蹤你的孩子,但是,他們往往被用來揭露不忠的伴侶。

有關無所不知的數據痕跡的議題,曾在 2011 年闖進社會公眾的意識。當時,一個男人聲稱他利用蘋果一款 Find My Friends(“尋找我的朋友”)應用發現,他的妻子出現在城外住宅區一處可疑的婚外情據點,卻給他發短消息說身在市區。“過幾個星期,當我跟這個臭女人在律所對質的時候,我珍藏的這些漂亮的截屏圖片就要派大用場了。”他在 MacRumors.com 上寫的這個帖子在網上得到瘋狂傳播。

同年,大受歡迎的健康和健身應用 Fitbit 也激起用戶和隱私問題專家的激烈聲討,因為該程序將默認的隱私設置意外置為“公開”,并且無意中將一些用戶的性生活暴露在谷歌等搜索引擎可以輕松抓取的一些圖表中。對于我們的采訪請求,Fitbit 沒有回應

此外,可穿戴設備和具有定位功能的應用的流行對此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市場調查公司尼爾森 2014 年的一份調查顯示,六分之一的消費者表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可穿戴設備。盡管谷歌眼鏡并不成功,咨詢公司德勤估計可穿戴設備目前的市場規模已達 30 億美元,2020 年前人們身上的可穿戴設備的數量將達 1 億件。數字跟蹤者利用了以下兩點事實:被跟蹤的人往往沒有意識到他們正被監控,并且通常不知道他們可以關閉定位服務。

如果夫妻間開始借助可穿戴設備收集的數據跟蹤對方,公道地說,他們的結合確已岌岌可危。不過,有些監控卻不是有意為之的。

Hall 介紹了一個例子。一位已婚客戶出去參加朋友的單身派對。期間,他跟一個女人發送了一些露骨的信息。當他回到家時,iCloud 自動同步了他的手機,意外將這些圖片上傳到共享云盤上。當他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在 iPad 上看到這些圖片時,簡直都驚呆了。

“有時候,有的人精通新科技,堪比超級警犬。” Hall 說,此外,總有時候,“有些科技白癡不巧被抓到。” James T. McLaren 是美國南卡萊羅納州哥倫比亞市一位離婚案代理律師,同時任美國婚姻案律師學會主席。他說,更加普遍的情形是,一般民眾對科技的理解遠遠落后于今天的科技發展。

該婚姻案律師學會沒有專門統計涉及數據跟蹤的離婚案的數量,但是 2012 年的一份調查發現,92% 的離婚案代理律師認為,過去三年中越來越多的案子使用了取自智能手機的證據。學會的另一份調查發現,81% 的離婚律師發現,過去五年中越來越多的案子涉及社交網絡上的證據。

可穿戴設備的數據開始應用于人身傷害案件,此外 GPS 數據不同形式的應用也已經存在很多年。據《Wired》報道,去年,卡加利城一位女士的代理律師向法庭呈送了 Fitbit 的數據,以證明作為私人教練,她的身體運動水平在一場車禍事故后急劇下降。(與此類似,紀實片《Serial》的粉絲應該還記得 Adnan Sayed 案中對使用手機塔臺定位技術的爭議。)

McLaren 表示,一般來說,可穿戴設備和智能應用中收集的數據——包括心率、定位、短消息、電子郵件等并不能作為直接證據呈送法庭,但可用以輔助和強化現有證據。目前的工具或許尚未完善到能讓法庭斷定當事人與奸夫正在開展熱烈的戀情,但在離婚案中,如果數據顯示其身處嫌疑奸夫的住址附近,且心率升高,恐怕這對該君就不太有利了。

McLaren 假設了這樣一個案例,即一位丈夫發現她的妻子經常出現在某個陌生的地點,利用這個信息,他可以委派私家偵探去調查該地。調查的結果,而非起初數據上的端倪才可以作為呈堂證據。

跟蹤他人——即使是伴侶之間——的合法性問題也存在模糊的地方。律師們告訴我說,一些夫婦已開始采用非法的手段監控彼此的數據。他們往往安裝跟蹤應用,或者從可穿戴設備中獲取信息,多少有些非法的成分。MaLaren 表示,如果潛在客戶掌握了來源可疑的情報,他就拒絕接他們的案子,因為這會給作為律師的他帶來風險。“他們這樣做會讓我也受到牽連,”他說,“任何客戶都不值得我冒這個險。”

私家偵探 Harry Houck 主要做婚姻相關的案子。他表示一般來說,如果警察對某人實施監視,他得事先取得許可。他們不會被允許安裝跟蹤軟件。然而,由于很多設備和智能手機往往注冊在夫妻雙方的名下,任何一方都可以合法地在上面安裝跟蹤軟件。

作為一名從紐約警察局退休的偵探,Houck 說:“我們不能用這些東西,但是夫妻之間可以,如果他們共同擁有那些手機的話。”

科技的進步讓秘密調查變得越來越容易。數字民主中心 (the 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 的執行董事 Jeff Chester 說,當前跟蹤設備的重點是“超跟蹤”,即意味著我們的數據蹤跡只會變得愈加精確,愈加實時化,使得大公司和遭棄的伴侶都能更容易地監視某個人的行動。

“我們被鼓勵全天候地使用或佩戴這些設備。” Chester 說,“聽起來,這沒有什么害處,不過是你的心率,你消費的地點,你去了哪里等信息。”他補充說:“但有人能把這些零碎的信息拼湊起來。”

一位密歇根州的私家偵探 Scott Lewis 說,客戶要求取得配偶不忠行為的數據往往不是為了尋找法律證據,而是為了做到心中有底。“他們強烈懷疑配偶有不貞行為,”他說,“但是在跟對方攤牌之前,他們想親自確認這一點。他們想得到滴水不漏的信息。”

美國康涅狄格州一位離婚案代理律師 Gary Traystman 說,拋開不忠行為不談,新技術也可以幫忙解開一些傳統線索,在離婚訴訟中解決資產隱匿一類的爭議。網上銀行記錄,甚至醫療歷史,或者有關心理治療的通信,都可能被智能手機記錄下來,進而在離婚案中被呈送法庭使用。Traystman 說,通過跟蹤電子郵件,他發現一位客戶的丈夫擁有從未披露過的一個投資賬戶和芝加哥的多處房產。另一個案子里,當事人一系列與牙買加的地產經紀的通信記錄暴露了其一處隱匿資產。Traystman 說,他曾經發現一位當事人為了獲得更多現金,將包括金幣和拖拉機在內的商品在 eBay 上拋售。“沒有什么信息會被擦除。”他說。

比較受歡迎的跟蹤服務包括那些以監控兒童的行蹤為賣點的應用,比如 Trick,Tracker,或 Phone Tracker 等。還有一個應用 mSpy,該公司的網站宣稱:“(它是一個)容易上手的應用,幫助你看孩子,防盜,以及監督雇員的表現。”每月付 39.99 美元,mSpy 就可以幫你收集按鍵的操作、截屏、GPS 定位、通話和短消息日志,以及使用 SnapChat 發生的交流。

公司在 FAQ(“常見問題解答”)中解釋道,mSpy 的用戶應當負責判斷其是否有權監控某臺指定的設備。MSpy 沒有回應我們的采訪請求。

然而,在很多案件中,踏破鐵鞋式的現場調查方法依然更勝一籌。盡管眾多跟蹤應用和可穿戴設備所收集的數據能夠帶來調查的線索,但在被用于實施監視或跟蹤嫌疑對象時,他們的準確性相對較低。律師和私家偵探也會要求客戶對數據分析存在某種程度上的技術誤差有所理解。

“如果你在紐約跟蹤一個人,你會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 David Schassler 說,他是一位私家偵探,自稱“婚姻調查”和“倫理黑客”領域的專家。“在曼哈頓高峰期時,跟蹤的距離超過兩個街區,你就會跟丟。”

Schassler 估計,他接到的電話中有 70% 是為了咨詢不忠行為調查業務的。他說:“我們整天被案子轟炸,我們的活兒多的很。”

一旦一對戀人已經分手,跟蹤技術還可能派上一個新的用場——不是追蹤,而是彼此避開。如一款叫做 Split 的應用,它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 Udi Dagan 介紹說,它能捕捉到一個前任或任何應當躲避的對象就在附近。他自己及朋友們都有與前任、雇主、或其他不宜碰面的人尷尬巧遇的經歷,受此啟發,Dagan 決定從公開信息中集合社交網絡上的線索,例如 Instagram 上的圖片標簽,Swarm 或 Facebook 上的酒店入住簽到等。如果用戶與應躲避的對象同時受邀參加一場活動,用戶也會收到提醒。

“我們顛倒了聯結的概念,”Dagan 說,“這不是聯結,而是切斷聯結。它是反社交網絡的。”

綜上所述,科技既能加速離婚的程序,也能使辛辣的分手過程稍許減少一些難堪。不過無論假意或真心,我們將與數據永遠結合在一起。


翻譯:Skyearning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霸王龙援彩金 秒速飞艇 配资规则和风险 现在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网球比分怎么看 雪缘园世界杯 幸运农场 极速时时彩 京东智投 股票的原始股 我有资金找炒股高手 个人如何理财 政府基金配资 际银配资 金福配资 金元配资 老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