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按需經濟真的會讓我們有更多工作以外的時間嗎?

文化

按需經濟真的會讓我們有更多工作以外的時間嗎?

Lauren Smiley2015-06-25 16:30:00

雇傭模式的未來發展本應該把我們從朝九晚五的枷鎖中解放出來,可事實上卻將把我們置于了一個不勝其煩、左右為難的窘境。

本文由?Medium 和?Lauren Smiley 授權《好奇心日報》發布。Lauren Smiley?是 Medium Matter?道的常駐作者。

今年春天,剛剛送達了一面鏡子的米謝娜(Michanne)穿著她 Google 速遞(Google Express)的夾克,大步走出了舊金山一所公寓的大堂,她的小貨車就停靠在人行道沿上。車身上畫著帶有 Google 標志顏色的 Logo,旁邊還畫著一個用降落傘送達的包裹,給人一種不費吹灰之力的感覺。米謝娜的工作主要就是負責Google 速遞瓶裝水或是貓砂之類即日達的速遞,但其實她并不是 Google 速遞的員工——至少她不是直接為 Google 工作就是了。如果你看仔細,就在她的小貨車的車門下面,有一排極小的灰色字母,可能大多數人都不會注意這行字:但這輛車真的不是 Google 公司的,這輛車屬于一個叫做 1-800 宅急送(1–800 Courier)的公司。

那天是個不錯的日子。27 歲的米謝娜剛剛結束了她在 1-800 宅急送八小時的工作時間——1-800 宅急送是 Google 在舊金山海灣區、華盛頓、洛杉磯和紐約指定的幾家速遞公司之一。但是現在她很少會上滿八小時的班了。(米謝娜因個人隱私等原因不愿透露她的姓氏。)

一個月之后我又打給了米謝娜,讓她從 1 到 10 給自己的工作打分,她對工作的惱人程度直言不諱:“如果 1 表示噩夢的話,我就是 1.5 的程度。”事實上,她已經想要辭職了。

她的抱怨主要來源于此:她說,十月份的時候,1-800 宅急送曾經言之鑿鑿地承諾給她一份全職工作。作為一個剛剛有了寶寶的人,這份工作是她生活所能依靠的全部,而且她也沒有時間再去做其他的工作了。在公司的日程應用里,她未來好幾個星期每周 40 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都已經安排好了。

但是米謝娜越來越發現,她的實際工作時間其實是由當天的工作量來決定的。米謝娜在開始送快遞的一個半小時之前要查郵件,看她當天的工作時間是否與之前指定的一樣。但很多情況下與之前約定的時間并不相同。名義上米謝娜是一個全職員工,可事實上她是個需要隨叫隨到的快遞員。她每天都要隨時待命,但如果當天公司沒給她安排,那就意味著白等了——沒有工作當然也就沒有工資。

四月份,米歇爾收到了這樣一封郵件,郵件的內容描述了米謝娜日常的工作內容:

啊


“下午好,

我們將盡快把下周的日程上傳并發送到您的宅急送公司 Gmail 郵箱中。

舊金山的快遞業務有所下降,因此下周有幾個班都取消了,請登錄后查看下周日程。每個快遞員收到這封郵件后都應登錄個人賬號查看下周日程,除去每周日程安排的郵件,每天晚上您都將收到一封當周剩余日程的安排。”

即便米謝娜得到通知當天要待命,但到了公司她經常發現自己的班已經取消了。下午 5 點左右是她的進餐休息時間,她躲在自己的小貨車里吃東西,這時候她經常會收到調度員的電話,告訴她可以直接回家,休息時間過后就不需要繼續投遞了。

無論如何她還是會得到一些報酬的——加州的法律規定根據被取消輪班的時間,對兩到四小時的“報到時間”是要付酬勞的。但這仍然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本來計劃的是每周工作 40 個小時,但這種經常的臨時變化讓她的工作時間縮短到了 25 個小時,有時甚至只有 17 個小時,米謝娜回憶說。她每小時的薪水是 13 美元,按照正常的工作時間她每周能拿到 520 美元的酬勞——但工作 17 個小時就意味著她只能拿到 221 美元。

而 Google 卻把問題通通歸咎于負責為其快遞業務安排日程的承包商。1-800 宅急送在加州的運營總監大衛·芬尼(David Finney)說,整個快遞行業在節假日后都在降溫。“我個人很同情這種狀況,”他在談到員工工作時間縮減問題時說道,“但同時你也看一看加州的其他行業——特別是服務業——有時候情況可能就是‘嗨,我們很抱歉,我們不需要你了。’”

1

Glassdoor 網站上 1-800 宅急送員工發表的一份言辭犀利的評價。

“完全是浪費時間”——2014 年 12 月 10 日

我曾經是 1-800 宅急送的全職員工(工作時間不到一年)

不推薦去那里工作,工作前景不樂觀

利:你能夠自己選擇工作的日程安排

弊:他們在紐約人力資源市場雇了許多司機,但兩周后又解雇了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而原因卻是他們的業務量并沒有達到之前預期的水平。完全是浪費時間。我真的為那些辭了工作去應聘、又在上崗兩周之后遭遇裁員的司機們感到惋惜。

對公司管理的建議:你的辦事不力會影響到許多其他人的生活。如果你對市場需求量沒有準確把握,那么就應該仿照其他公司的做法,先調動公司現有的員工,等到你確定業務量能達到一定水平再招兵買馬也不遲。

另外一個為了不激怒公司而要求匿名的 1-800 宅急送雇員稱,日程安排的問題有時對公司也很不利。在一、二月份的時候,快遞行業十分不景氣,員工打卡上班后就是坐在送快遞的車里原地待命,這樣在公司附近往往要等上好幾個小時。“我會準備好待命時看的電影,我還有一個枕頭,這樣可以隨時打一個盹兒,還有各種讀物,也有寫東西的本子。我可以無所事事地拿工資。但我并不會主動跟調度員說,‘我需要一個活兒。’因為這對我來說毫無意義。”

但正讓這位上班看 Netflix 熱門美劇的快遞員苦惱的是:從開始工作到現在的七個月時間里,他們上班之后發現當次輪班被取消的狀況已經出現了十次以上。因為從舊金山的派遣中心開車到硅谷的停車場會消耗大部分的時間,因此快遞員們更多的是開車去看電影,或者到購物中心打發時間,等下一個班的開始。(這位快遞員曾經因為在規定的等待時間去西夫韋(Safeway)百貨公司而被通報過——也就是說,公司希望他們在快遞車中待命,或者開回硅谷的停車場。)

一位近期辭去了 1-800 宅急送工作的快遞員也表達了類似的報怨:“我真的被公司氣死了。他們說‘公司現在的業務量并不高, 我們接到的訂單也很少,所以我們要縮減你們的工作時間。’”這位員工都是拼車去公司的,但是有很多次他還在去上班的路上,調度員就打來電話說:“我們取消了你 12 點到 5 點的班,你直接上 5 點半到 10點的班就好了。“我會直接回家告訴他們,‘那直接把我下一個班也取消吧。’”這位司機說,公司現在的狀況好了許多,特別是公司三月大裁員之后,剩下的快遞員的業務量也都多起來了。1-800 宅急送的大衛·芬尼并不承認公司裁員的事實,但他表示目前公司員工經常需要加班。

整個按需經濟(on-demand economy)背后的要素就是通常在一分鐘內就能下單的一鍵式速遞——所以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出現客戶需求暴漲或者需求暴跌的情況。那么一個公司怎樣才能確保雇員數量與公司的業務量相適應呢?

你可能會認為,擁有一個數據分析帝國的 Google 能輕而易舉地解答這個問題,但Google 選擇為其安排快遞業務的 1-800 宅急送公司并沒能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有時員工們很幸運,上班時間只要在車里看電影就好,但更多時候他們都在因為雇主管理不力而白費力氣。公司可能有足夠的員工可以滿足現有的業務量,但最終快遞員就像他們要投遞的好市多超市貓砂一樣,總是不能及時趕到。

硅谷之外,美國工人的狀況基本如此。以前舊式的、神圣不可侵犯的“雇傭關系”現在已經支離破碎。美國藍領工人在郊區安家、在迪斯尼度假、上班朝九晚五、退休之后有退休金的美好生活已經不再,未來的雇傭關系會越來越像是雇主將利益最大化的資本主義式運作了。

這是無產階級的時代:工會已經是過時的概念了,大多數的人只能從歷史書上看到退休金這碼事兒了,大多數“任性”的工人可能隨時被解雇,就像 Uber 能夠輕而易舉地把司機踢出他們的應用一樣。現在許多行業老牌大公司也開始貫徹這種隨叫隨到的輪班雇傭制度——很多人說這是一種“準時制日程安排”——一個為短信時代而量身定制的非法雇傭灰色地帶,立法者應當及時對此采取措施。

自行業不景氣以來,很多工人即便更喜歡全職工作,也開始做兼職了——特別是在酒店和零售行業。但兼職工作同樣讓人頭疼:芝加哥大學所做的一項關于年輕小時工的研究表明,41% 的工人稱,公司只會在一周或更短的時間內告知工作安排。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了:最近《哈波斯雜志(Harper’s Magazine)》上的一篇文章曝出,許多公司會利用軟件以分鐘為單位監測客流;管理者會根據監測結果安排雇員的工作時間,或者在客流較少的時候,把哪些待命而又不拿工資的員工遣散,以此來增加工作強度。全美酒業法律項目高級律師莎拉·萊博斯坦一直在監控這種糟糕透頂的日程安排做法,她說:“公司希望在用工時間上充分靈活,但工人們難以承受這種穩定性極差的工作狀態。”

今年春天,紐約總檢察官埃里克·施奈德曼(Eric Schneiderman)向包括城市裝扮用品店 Target、Gap 和 Sears 在內的 13 家全國性零售商發出信函,質疑這些公司是否曾運用跟蹤軟件,是否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更改員工的工作安排:

“回復:關于“隨叫隨到輪班制”的相關信息

我們的公司收到的報告顯示,越來越多的雇主,特別是零售行業的雇主,要求他們的小時工實行“隨叫隨到輪班制”——也就是說在需要上班幾小時前或前一天晚上向員工發出通知,告知員工當天或次日是否需要工作。即便仍然需要在當日或次日待命,如果輪班被取消,那么員工當日或次日工資也將為零。對于很多員工來說,在這樣短的時間里很難安排好家庭所需,更不用說通過做其他工作來貼補這一部分損失的工資了。”

如果“準時制日程安排”聽起來更像是這種“隨叫隨到”輪班制,那是因為它們兩個就是一回事兒。

這種工作制度并不是只在美國越來越普遍。在歐洲,這叫做“零小時(zero hour)”工作——公司承諾為你安排工作,但并沒有任何保證。經濟危機以來,這類工作崗位越來越多,雇員將承擔工作變動的主要風險,而這一類的工作合同也不斷引發著人們的爭議。如今,英國大概有兩百萬個這樣待命式的工作崗位,在某些情況下,這些員工并不享受全職員工的任何福利,在公司未允許的情況下也不可以尋找其他兼職——即使雇主取消他們所有輪班之后也不行。

并不僅僅是服務行業才有這種工作:零小時工作制也滲透到了英國的各個行業。最近的數據表明,醫療行業中 13% 的員工、教育行業中 10% 的員工都面臨著和米謝娜相同的困境。(1-800 宅急送公司的芬尼稱,他不認為公司的這種日程安排制度并不符合“準時制”的排班趨勢。)

“Uber 和 Lyft 采取的這種用工管理模式讓我們在更多的行業中看到了一些并不樂觀的兆頭,”布魯克林一家勞工與社會公正非盈利機構——大眾民主中心(Center for Popular Democracy)的凱瑞·格里森(Carrie Gleason)說道,“你會發現,這種準時制日程安排只想在員工們賣命工作時付給他們薪水。開公司的成本被攤到了員工身上,所以當員工沒有為公司創造效益的時候,承擔時間成本的成了受雇方,而不是雇傭方。”

這種提供按需服務的公司把自己定位成了時代的顛覆者,將傳統僵化、靠許多人盯著的工作模式完全解放了。在這一日漸龐大的新領域是沒有零小時工作制的,因為這些崗位并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工人本人的身份是合同工而不是雇員,并且在很多公司,這些工人可以自己選擇干不干工作。事實上,硅谷的“首席樂觀師”(Chief Optimism Officer)、風投資本家馬克·安德里森(Marc Andreessen)投資 Lyft 和Instacart,就是為了打造一個以應用為基礎的未來——近日,他駁斥了一名記者對于《紐約客》非正式員工的評論:“也許我們還有另外一種活法,”他說道,“一種自由式的生活,你只要在想工作的時候按下按鈕即可。”

公司也因此省去了工資稅、工資和福利——還有為員工安排工作日程的煩惱。(“還有哪些工作是可以讓你在任何想工作的時候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Uber 的 CEO特萊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上周在公司五周年演講中說道。)

“Uber 根本不在乎只有報到上班的人是一百還是兩百,因為 Uber 能夠拿到同樣比例的車費。”全國就業法計劃律師利伯施坦(Leberstein)說道,“他們正在把決定是否有足夠的工作這一重擔轉移給勞動者。”許多公司甚至還允許司機每周在薪資收入最多的時段休息——事實上,有不少完善的應用軟件就致力于幫助勞動者自己掌握薪資收入最多的時段。

不少公司宣稱,這些熱愛自由的勞動者未來將會脫離以往換班制和官僚體制的束縛。公司的內部調查表明,事實確實如此:受 Uber 委托的一項針對司機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 70%的受訪者更愿意自己做自己的老板,而不愿意每天朝九晚五地工作。大約 50%的 Lyft 旗下的司機每周開車 5 小時或 5 小時以下。自由職業者聯盟(Freelancer’s Union)的一項調查發現,42%的受訪者選擇自由職業是為了讓自己的時間安排更具靈活性。

“如果每個人的工作時長都是固定的,那么這一模式就有可能會失效,因為那樣的話它會成為一個非常死板僵硬的模式,”背景調查公司 Checkr 營業主管帕斯卡·萊維-加伯亞(Pascal Levy-Garboua)說道,他上個月還在舊金山組織舉辦了一場關于按需經濟的會議。他過去曾做過 Lyft 的司機,每周工作 10 到 20 小時,想要了解這樣工作是否適合自己——接著他又是好幾個月完全不開車。“那和按需經濟恰好相反。需求和供應都是有彈性的,這個模式之所有用,是因為有供需平衡點存在。如果供應(這是個行業術語,其實它指的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司機’)缺乏彈性,那么這個模式就失效了。”然而在上周,Requests for Startups 公司發布了一項針對超過 1000 名勞動者的調查,這份調查指出了這種新經濟下大受歡迎的合同制工作存在的缺陷:

“雖然靈活安排自己的時間受到了人們的大力追捧,但是工作時間很大程度上依賴于需求。雖然有彈性的時間安排是人們作為服務提供者加入一家公司的首要原因,但‘高峰時段/需求’卻是得票最高的一項影響工作時間安排的因素,有將近 50%的受訪者認為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影響因素(‘我的家庭’是得票第二高的影響因素,有 35%的受訪者選擇了這一選項)。當比較專車司機目前的工作時間和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工作時間時,‘高峰時段/需求’這一因素的影響尤其突出。這些司機的回答顯示,他們理想的工作時間和傳統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相差并不大。”

收入不足(43%)和——為這一行業搖旗吶喊、大唱贊歌的人注意了——工作彈性不足(26%),正是人們離職的幾大主要原因中的兩個。總之,這些應用軟件對于那些另有正職、只想增加他們收入的人來說或許相當不錯,但如果勞動者想要靠這些應用軟件來謀生,那其實他們的工作彈性依然很低——他們需要全職工作或者工作更多時間,而且他們最好還是在高峰時段工作登錄軟件接單。

按需工作并不是一種萬全之策:駕駛服務業 24 小時都有需求,而且也有一定數量的待客司機,因此完全靈活的工作方式對這一行業來說非常合適。然而在誰可以在用餐時間工作這點上,向饑餓的顧客出售墨西哥卷、提供泰國菜外帶的公司則需要一定的組織性。為了解決這一問題,許多公司開始做起了和 1-800 宅急送一樣的事,安排他們的合同工輪班。

在按需食品外送公司 Postmates,合同工需要在工作的前一周簽訂合約,同意細化到小時的工作增量——那些確認自己有時間的人會被優先派活,這就意味著他們可能會比其他想利用這個應用軟件做兼職的人賺到更多的錢。為了更進一步鼓勵送餐員簽約,Postmates 還保證,那些簽約同意參加輪班的快遞員周末至少能拿到 15 美元的時薪,如果他們工作所得的總薪酬沒有達到這一標準,Postmates 將會直接向他們支付其中的差額。給合同工安排日程在法律上處于灰色地帶——按照美國國稅局(IRS)的規定,參加輪班與否是判斷一名勞動者是否是公司雇員的一種方式。(事實上,和許多公司一樣,因為把快遞員當成合同工,Postmates 目前正面臨著一場官司。)

Postmates 說這其實并不是輪班:勞動者不一定要在他們事先選擇的時間工作——他們可以不要在輪班時間登錄應用軟件。但這會導致一些后果。如果一周內在本來分配的工作時間中,勞動者有五個小時沒有參加工作,那么他們就會被禁止工作 48小時,就像一位快遞員轉發的這封郵件中警告的那樣:

a

“上周周末兩天,在安排給你的輪班時間中,你有 XX 小時沒有參加工作,而你承諾過要在這一輪班時間內工作。

接受輪班安排的 Postmates 工作者掙到的工資比其他 Postmates 工作者高 35%,因此我們希望你能夠好好利用這一機會,但是我們不希望你的缺勤率影響其他人利用這一機會。你可以選擇是否要接受輪班安排,但是如果你接受了輪班安排,你就對我們和你的顧客做出了一份承諾。

我們會立即開始實施以下舉措:一周內錯過安排的輪班時間 5 小時(及以上)的快遞員會被禁止工作 48 小時。如果這一情況持續下去,那么最終該快遞員可能會被平臺注銷。

紐約 Postmates 團隊謹上”

為了避免被禁止工作,Postmates 的合同工會在應用軟件上請求換班,很像公司員工無法參加輪班時會做的事。

而且,和打車公司一樣,Postmates 另有一套機制鼓勵沒有參加輪班安排的合同工在高峰時段提供服務。那就是它特有的高峰期定價模式“blitzes”。快遞員從外送費中分的錢通常都是 80%,但是 blitzes 會增加快遞員的工資,讓他們拿到相當于平時的三倍甚至四倍的錢。

啊

Postmates 和一位紐約快遞員之間的短信交流

勞動者一旦簽約,Postmates 就會監督他們。一位匿名的紐約市快遞員(他不想被這個應用軟件除名)向我展示了公司發給他的一些短信:Postmates 有時候會問他為什么不能接更多的工作,有時候會要求他別再只接他自己認為工資足夠高的工作,而有時候它會暫時禁止他使用應用軟件的全部功能。一位 Postmates 的女發言人稱,這些實時短信是為了獲得反饋,了解為什么某些工作不受快遞員的青睞。

食物外帶行業:傳統的工作正在變得看起來更像按需工作,而按需提供服務的勞動者的工作卻并不像他們所說的那樣具有彈性。

那么,這會給我們帶來什么?雇傭模式和合同工勞動模式在某些具有一定靈活性、但又不完全靈活的工作中似乎已經開始融合在了一起。

有些人宣稱,Uber、Lyft 和 Postmates 之類的公司正在利用勞動法漏洞賺錢——他們愉快地省去了支付工資、福利和汽油一類的報銷開支,因為他們把勞動者看作自由職業者。在這些人眼中,像 1-800 宅急送這樣的公司其實還算是好公司(至少他們沒有那么壞。)1-800 宅急送有正式員工,每小時工資為 12.50 到 13 美元,另外公司還提供員工補助、加班費,并且能報銷汽油和偶爾的停車罰單之類的開支。

“我確實想要公開表明,我們真的是在努力正確對待我們的職員,”1-800 宅急送的芬尼(Finney)說道,“我們不會為了省錢把這些開銷丟給別人……事實上,我們是加利福尼亞州唯一一家使用雇傭模式的公司。這么做是對的,而且從長期來看,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提供最好的服務,因為我們有雇傭的員工。聘請合同工要放棄許多控制權,因為你不能告訴他們該做什么。”

而 1-800 宅急送的問題依然表明,按需經濟中雇主要能夠嫻熟管理他們的工作流量。不然的話,他們要么就會在需求不旺時在浪費的勞動力上賠錢,要么就會在需求突然激增時碰到勞動力短缺的問題。

這并非不可能。現在已經有些按需服務公司宣稱他們想出了應對之策。

發聲支持公司雇傭員工的業內人士還有丹·特蘭(Dan Teran)。他是智能化辦公環境清理和維護服務公司 Managed by Q 的 CEO。他寫過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公司決定雇傭員工來清理并管理紐約的辦公室,他們的員工可以選擇他們的工作日,接受一個穩定的工作時間安排。公司會根據員工的家或者其他工作的地點為他們安排他們乘地鐵過去比較方便的工作地點。不過公司還是很容易鉆法律的漏洞,因為他們的大多數工作都是事先安排好并且一周周持續下去的。

舊金山食品服務公司 Munchery 也被認為是新興的“輕輕一點即可送達”外送服務業中的好公司——他們也是為數不多的會雇傭快遞員的幾家公司之一。一位叫做詹妮弗的舊金山自行車快遞員告訴我,Munchery 每小時時薪為 18 美元,而且員工還可以從共同的小費池中拿到小費——這可比最低工資要高多了。不過 Munchery 也存在它獨有的問題。詹妮弗告訴我,年初她開始為他們工作后,她發現公司有太多的快遞員都是在四個半小時的晚餐外送服務窗口期工作。“他們就無所事事地坐著等,有人告訴我,業務其實已經有好幾個月都很蕭條了,”她說道。

詹妮弗說,大約在一月末的時候,Munchery 開掉了 11 個自行車快遞員。(公司 CEO 特里·特蘭拒絕透露有關公司雇員的細節,但他說,這次裁人并不是是對工資支出過高所做的修正:“我們有 10 個人需要輪班——這是我們所有員工中非常小的一部分。”)通過給它的“按需服務”設定一些參數,Munchery 還提前規劃好了它所面臨的需求:在舊金山以外的城市,你得在下午兩點前就訂好晚餐,并且預留一個小時的送餐時間。

d

工作流程的問題現在似乎已經解決了。裁員后,詹妮弗說她能夠派送固定數量的餐點,而且也有一點休息時間。

不過 Munchery 有一個很大的優勢:人們通常吃晚餐的時間都是可以預見的。對于Uber、Lyft、Potmates 和 Google 速遞之類真正滿足人們即時需要的公司來說,協調性是一個實現起來比較困難的承諾。這些公司該如何完美準確地安排員工的工作時間?拿計時工資的員工是否必須接受嚴格的輪班安排?

香農·麗絲-賴爾登(Shannon Liss-Riordan)是波士頓一位勞資糾紛律師,她就把員工視作個人服務提供者一事起訴了許多按需服務公司。她說,(公司所說的)靈活的輪班制度與公司員工目前的現狀并不相符:“那完全是在胡說八道。,雇主總是說員工能有靈活的工作時間,公司提出的所有這些論據其實都是些扯開話題的東西。就是‘哦,勞動者喜歡這樣,因為他們喜歡工作的彈性。’你可以既讓他們工作有彈性,也支付他們工作補貼,這兩者不矛盾。”她引用了先前加利福尼亞州一項關于黃瓜種植者的案例,雖然這些黃瓜種植者能夠自由安排工作時間,但當時加利福尼亞最高法院判決他們確實是公司雇員。

當然,拿工資的白領工作上常常擁有很大的彈性——這里指的是那些能夠自主決定工作時間、很少掙到加班費的白領——而這對那些拿時薪的公司雇員來說是相當難以實現的。兼職雇員能夠隨意參加或不參加工作,根據他們實際工作的時間計算工資嗎?基本上不可能。如果公司需要為勞動者買單,那么讓勞動者隨心所欲地選擇是否工作,對公司來說并沒有什么好處。Peers 是一家幫助按需提供服務的勞動者確定并管理自己工作量的公司。該公司的執行董事謝爾比·克拉克(Shelby Clark)就雇傭員工的基本開支進行了一些粗略計算。只有當員工能夠工作一定的時間、并且不超時工作時,公司才能開始收回他們在員工身上投入的資金。“因此你最好定一個最低(工作時間)和最高(工作時間),不要超過一天八個小時。有許多限制因素阻礙了人們在分享經濟中工作,你得開始看到這些限制因素。”

這正是那位不滿的紐約市 Postmates 快遞員告訴我的東西。盡管那些讓他接更多工作的短信以及低廉的小費令他深感厭煩,但那位快遞員解釋了他為什么愿意繼續這份工作:“我唯一喜歡這份工作的地方就是它的自由性和靈活性。”如果連這都沒有了,那么他就會做出這些公司最害怕的事——尤其是當爭奪勞動者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時——他會再也不登錄應用軟件參加工作。

而這正是 1-800 宅急送的米謝娜所做的事。當時她想要的是一份穩定的工作,但最終卻被迫接受了一份有彈性的工作。于是去年四月她辭職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雖然她是一名公司雇員,但她離開公司的理由卻和接受訪問的那些按需提供服務的勞動者一樣:她離開公司是因為工作缺乏彈性而且薪資低廉。現在她在一家汽車經銷店工作,每天九點上班,六點下班。

啊1-800 宅急送在免費分類廣告網站 Craigslist 上刊登的廣告

“福利 & 額外津貼

·你是公司雇員,不是合同工

·穩定的工作時間

·大量的輪班時間可供選擇

·醫療保險、牙科保險和視力保險

·公司配合繳納 401k 計劃養老保險金

·工資薪酬:最高時薪 13 美元+獎金計劃+福利津貼

·付費培訓

·開公司的車

·我們提供設備

·馬上就可以開始工作!!!”

另一方面,1-800 宅急送似乎越來越受歡迎了。上個月,公司在免費分類廣告網站Craigslist 上鋪天蓋地打滿了招聘廣告,邀請 Google 速遞的司機到“正處于上升階段的新興專人服務”、“一家真正出色的公司”來,向硅谷的家庭和企業配送零售商品。“這讓我覺得很奇怪,如果他們到處找人想要雇傭更多的員工,那么他們干嗎要把那些人都辭退掉?”上周,一位現任雇員坐在她的車里等待第二個輪班時對我說,“難道為的就是再把每個人辭退一遍?”

至于廣告中列出的額外津貼福利?只有“穩定的工作安排”和“大量的輪班時間可供選擇”這兩點做到了。


翻譯 ? is譯社 孫一 錢功毅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霸王龙援彩金 五粮液股票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青海快3 科创板股票涨跌限制是多少 新快3 海南飞鱼 股豆网配资 钱程计策 上证指数是什么股 股票交易时间 老时时彩 股票融资10万利息多少 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英雄联盟竞猜体育比分赛事中心 快速时时彩 老时时彩